? 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 - 区块网
欢迎光临区块网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 东京将成为第二个武汉,引爆世界疫情大爆发。

文 | 华商韬略 慕白

  随着湖北省外确诊病例13连降,中国抗疫初见曙光,而与中国“风月同天”的日本,考验则刚刚开始。

  日本媒体预计感染人数将超过十万。

  新冠病毒邮轮钻石公主号从海上,超级传播者从陆地,双重威胁着日本本土的公共卫生安全。

  而眼前,最迫切的问题来自钻石公主号上的454名新冠肺炎病例。

  2月17日晚间,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消息称,停泊在横滨港隔离的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,再度新增99名新冠肺炎病例。到目前为止,钻石公主号累计确诊454名新冠肺炎病例。

  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作为超级豪华游轮,“邮轮帝国”嘉年华邮轮公司运营。其载客量最高2670人,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,是驰名世界的邮轮品牌“公主号”系列船队中,体积最庞大、设施最完善的世界顶级豪华邮轮之一,有如一座海上的五星级酒店。

  游轮上还提供25种美食,43项船上娱乐,其中包括按摩、泳池、桑拿、多种餐厅等服务。24天的旅程费用最高达8万余元。

  换而言之,钻石公主号和泰坦尼克一样,船上非富即贵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承认,“密闭空间或导致新一轮传染。新病例的传染源已经不完全是那位80岁乘客。有些是由于在密闭空间里待一段时间后,反复接触造成的。”

  由于日本政府迟缓的动作,被隔离的游客纷纷向本国政府求援。

  在各国施加压下,游轮乘客撤离工作已经开始,停靠港口所在的神奈川县准备了大约500人被感染所需要的设备和场地,但是日本人还是担心从船上下来的人带来新的感染。

  因为日本厚生省确诊案例中,有一名负责撤离钻石公主号的职员就确诊了感染新型冠状病毒。

  恐怖的是,这位职员在2月11日曾负责患者下船后的交通整顿,没有接触船员乘客,其病毒感染来源不明,说明病毒可能已经扩散。

  与此同时,在死亡游轮钻石公主号停靠的港口附近,依旧云集着无数没有进行任何防备的媒体记者与民众。

  陆地上,疫情态势也岌岌可危,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日常的公共生活。

  2月16日,日本首相官邸召开对策专家会议,认为疫情正在转向“蔓延期”。

  日本国内雅虎、NEC等一些企业已开始主动采取错峰上班、远程办公等措施来避免疫情蔓延。而日本宫内厅也已决定取消原定于2月23日举行的天皇60岁生日大型祝贺活动。

  此前淡定的日本官方突然如此紧张,其原因是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中已有11个发现确诊病例,且多地感染源不明。

  此外,东京还出现了两个超级传播者,预示着日本已经进入了疫情大爆发的前夜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第一个超级传播者为住在东京都内的出租车司机,男性,七十多岁。该出租车司机曾搭载接触过来自中国的游客,去过羽田机场和东京市中心等地,后来参加了公司的新年聚会,传染了八个人,其中四个同样是司机!

  由于职业原因接触人员繁多,所以这些被感染的司机在这些天持续接触的人数已经无法统计。

  这位出租车司机的岳母则是日本第一个新冠肺炎死亡患者。由于死后第二天才确诊,负责照顾的护士也中标了。

  第二个超级传播者在东京都港区上班。此人住在东京周边千叶县,通勤需要乘坐东京最繁忙、拥挤的电车、地铁,一天内就可能把病毒带到全东京。

  前两天,这位被感染的上班族还在网络上发文,说自己连续七天发烧但不敢请假,不得不吃退烧药连续加班至深夜。在他前往医院的时候,医生却暗示他“上面的意思”是当做普通肺炎来治疗。

  联系此前日本官方的表态,这位医生的表态并非空穴来风。从发现第一例感染开始到如今的半个多月里,日本的反应与早期武汉的迟钝如出一辙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就在这种警告发布的时候,日本民众却似乎毫无防备,甚至出现了日本版的百步亭。

  2月16日,日本冈山县冈山市西大寺观音院举行传统仪式“西大寺会阳”,期间有一万名男性全身赤裸仅穿兜裆裤排队进入寺院本堂,拥挤在一起举起双手等待“宝木”,期待获得好运。其场景可以称为“超密集接触”,为疫情蔓延提供了绝佳的条件。
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同一天,日本全国有12个地方的马拉松赛事如约开跑,合计来自世界各国的参加人数达到50万人。考虑到疫情影响,举办方只是给参赛者和工作人员发放口罩,并且恳求中国居住的386名参赛选手放弃参赛。这样的无保护措施的“超密集接触”活动,一旦出现一例疫情,很多人无疑会一起遭殃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但可怕的是,与这种常规赛事相比,最让日本政府头疼的是东京奥运会的问题。

  东京奥运会还有5个月的开幕,世卫组织给出的建议是不必因为疫情取消或更改地点。同一时间,国际残奥委会也表态:疫情对东京残奥会筹备影响很小

  这让安倍政府放心不少,因为一旦奥运被波及日本为奥运的砸下的近860亿人民币无疑将血本无归,给本就负债累累的财政增加巨大的压力。

  可此前,在突发的疫情面前,日本政府的应急能力一直以来也令人着急。

  当年日本地震+海啸引发福岛核危机之际,日本政府慢吞吞的救灾节奏、混乱无序的指挥、自相矛盾且很不充分的信息发布让国内和国际的信任荡然无存。

  这一次还要加上短缺的医疗资源与社会管制的无力。

  一位留日博士在知乎说,在近期一场日本流行病专业会议上,有人问“如果疫情爆发我们能控制住么?”,得到的回答只是一片沉默,而后有个老师为了缓解气氛说了一句“致死率跟流感差不多不用太过于担心吧……”

  目前一家全日本顶级的医院每天可以诊断约100人左右,根本跟不上疫情扩散的速度。此外,用于快速检测人的试剂盒尚未全面投产,检测通量短时间之内还上不去。

  其实日本原本就是口罩消耗大户,每年二三月,日本大约有1/10的人患有花粉过敏,无药可治,只能带戴口罩预防。但由于日本70%的口罩来自中国,这次非但无法从中国输入口罩,还由于中国大量全球采购口罩,现在日本各大超市、便利店、药妆店口罩已经断货了。

  “花粉症”+新冠肺炎双重打击之下,日本医疗系统的超负荷运作乃至瘫痪也不难想象。日本媒体预计感染人数将超过十万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最让人担心的是日本政府并没有能力封城,更无法七天造出来两家医院,唯一的做法只有“建议隔离”,无法阻止传染源扩散。

  此外,日本疫情防控部门也一度对于新冠肺炎的隐匿性估计不足,犯下了致命的错误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多重原因下,日本的疫情爆发几乎无可避免、无法防控,最坏的后果或许是国际化程度更高的东京将成为无法封城的武汉。到时候,整个世界将面临更严重的疫情扩散,一个又一个防控能力更加脆弱的国家将相继被病毒攻陷,没有人能独善其身。

  

恐怖游轮、超级病毒传播者,反应迟钝的日本或让东京城第2个武汉


  英国预测感染人数最终将超过全球60%。

  1月17日,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网上记者会上表示,将根据日方需要,积极向日方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。

  “山川异域,日月同天”,在人类共同的敌人面前,此心境又何止存在于中日之间。

  ——END——

  图片均来自网络

  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。

  版权所有,禁止私自转载

彩票开奖查询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